40sds.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前女友的工作

前女友的工作

前女友小小是個業務員,常得南來北往地跑才能湖口,由於那時不會開車也

沒有車,就常給公司的經理載著跑,當時小小才二十出頭而已,而那個經理已經

快五十了。



  小小回憶當時經理常會和她開黃腔,和她說話時也常直「瞪」著她的大奶子

看。媽的!前女友神經大條得很,只要不太超過,要怎麼看、看多久都行,他居

然還看到用「瞪」的哩!除此之外,還常有意無意地明示或暗示說他在大陸有包

過二奶啊、他早就結紮了什麼的,但小小實在對那個經理頗反感,不會上鉤。



  故事就這樣完了嗎?不!這只是我聽到故事的上半段而已,下半段是我和小

小在某次玩角色扮演時她不小心說溜了嘴才全講的。



  也和上一段一樣,業務員得南來北往地跑,也常得和客戶喝酒應酬的,小小

對喝酒應酬本來就不是很愛好,但那個經理就不是這麼討厭了,他雖然常開黃腔

但不會灌人酒,也就因為這樣,在某次和客戶吃完飯後,經理喝了不少,飯後經

理還是得載女友回公司。



  可是在路上經理一直說頭很昏很累,小小也一直努力和他說話,但情況一直

不見好轉,然後經理就提議去Motel小睡一下再回去,而單純的小小也只覺

得他只想休息一下吧,就同意前往了。



  在到了Motel後,小小就想說他既然很累,讓他睡一下好了,自已就去

看電視,想不到經理這時說他喝醉了要洗個澡才能入睡,就自顧自地去洗澡了,

留下小小一個人在那看電視。



  過不久經理洗完後,只在下半身包著浴巾就跑了出來,自顧自地就坐到床上

擦頭髮。後來經理問小小:「妳要不要先去洗個澡?不然等回到家就很晚了。先

洗完,回去就能直接睡了。」小小覺得有道理,而且她到現在才發覺和經理兩個

人在Motel內還真奇怪,就躲到浴室去洗澡了。



  但小小進去後才發現,浴室和房間中間的玻璃透得很,人在裡面幹嘛都可以

看得到,只是有點霧霧的,但她也沒辦法,只好用衣服大概的遮一下就去洗了。



  然而在洗澡的當下,她聽到經理在房間中看A片,而且把聲音開得很大,她

在裡面洗澡都聽得到。然後她在不經意地望過去房間時,看到經理正坐在床上,

手則是放在兩腿中間搓弄,讓她是看得臉紅心跳的。



  在洗完澡後等了一會小小才出去,這時房內已經沒有A片的聲音了,只有地

上的衛生紙和經理側睡在床上。原本在房內傳來A片聲音時,小小以為這次一定

在劫難逃,想不到經理居然乖乖的睡了,小小就放心多了,只是時間還早,就自

已就把燈關暗、電視轉小聲,看自已的電視去。



  想不到這時經理醒了,問她是不是洗好了?要不要吹頭髮?不用怕吵到他,

他沒真的睡著,只是想瞇一下而已,要女友陪他聊天休息一下。女友本來一直都

對他沒什麼好感,以前經理和她聊天也都愛理不理的,今天經理這樣,小小反而

放心多了,就和經理聊起來。



  但想不到經理聊的東西還是不外乎那方面的事,只是前女友說當時真的被他

慢慢地帶到一種奇怪的境界。經理先是關心小小的家人,然後就聊到男友這邊,

問她交過幾個?交多久啊?有沒有真的想一輩子在一起的對象啊?然後才進一步

的問說:「有對象了啊!那交往中就沒避孕了對吧?有避孕?是怎麼避孕的?體

外射精?還是吃避孕藥呢?」越聊就越坐了過來,然後話題也由小小身上聊到經

理自已的性經驗。



  經理說自已幹過很多女人,有的是女友,有的是一夜情,也有叫雞,也有過

雜交的經驗,各種各樣的女人他都幹過!但他有個缺點,就是不愛戴保險套,所

以早早就結紮掉了,然後就在那吹噓自已的性能力如何如何等等。



  就在他說得口味橫飛時,小小注意到他被子裡的弟弟又頂得老高,她就好奇

地打斷他的話,問他說:「你剛才不是才打過手槍嗎?怎麼還硬得起來呢?」經

理就對她說,他雖然快五十歲了,但還是能一夜三次沒問題。



  小小說她不相信,他就直接把被子拉掉,露出他的老弟弟出來。他弟弟不算

很長,但龜頭很大,整個看起來像個大香菇。他說:「妳不信,我就打個三次給

妳看!」於是就把A片打開,自已搓弄起他的弟弟來。



  小小的性經驗也不少,但她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年紀比她大這麼多的男人的陰

莖,和她想像中的不一樣,原本以為年紀大一點的一定比較軟,也一定比較沒凍

頭,想不到經理自已套弄了他的弟弟很久都不射出來,場面超淫亂的。



  經理在打手槍時,眼睛一直盯著小小的大奶子,就算她現在還是從頭到腳穿

得好好的。小小見他弄了那麼久還不出來,就問他怎麼了?經理說要她幫忙弄一

下才射得出來。



  其實小小這時也好奇得很,就先用一隻手去摸他的蛋蛋,很明顯地能感受到

經理的蛋蛋性奮得在一跳一跳的。這時經理又要求小小給他再大一點的剌激,要

她舔他的奶頭,小小這時也好奇地想知道他會性奮到什麼地步,於是也就照做。



  小小這時一想到自已正在Motel裡幫一個年紀比自已大了快一倍的男人

服務時,其實也很性奮,呼吸也越來越急、越來越重了。而這一切也都看在經理

的眼中,原來經理本來就是個打手槍不容易射出的人,他用這方式不知幹過多少

好奇的女人了,小小也不例外。



  在小小專注地幫經理服務著的同時,經理的手也開始不安份地遊走在小小身

上,他不急著把小小的衣服脫掉,而是把手伸入衣服內去玩弄她的奶子、摳她的

小妹妹,只有等到小小覺得衣服卡卡的說不舒服,才把衣服和內褲拉開一點。然

後小小每說一次,經理才拉一點,一直逗弄著她。



  這時小小也因為一直弄不出來而索性把經理的老二含進嘴裡,開始直接吹起

來,但經理還是絲毫沒有要射精的跡象,而且小小和經理的姿勢也由對坐著慢慢

變成69的姿勢。



  經理此時已經把小小的裙子掀到她肚子上,內褲也褪到一腳邊,上衣和奶罩

雖然沒被脫下來,但已被推到乳房上面,露出她的D奶來。經理就一邊享用小小

的口交,一邊吸著她的妹妹,手也沒閒著地抓弄著她的奶子,還不時用手指夾弄

她的奶頭,讓小小不斷受到刺激,吹得就更賣力了。



  只是比起她的努力,經理的口技還是強得多,他不斷地把舌頭伸入妹妹的深

處,不停吸著私處流出的液體。現在回想起來,小小覺得年紀大的人,前戲真的

做得很久,也很深入,結果在經理射出前,小小就已被經理舔得爽昏了過去……



  等小小再醒過來時,眼睛是被強光照醒的,她努力地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

是那個經理醜惡又性奮的嘴臉,他的嘴角此時因為下體抽動帶來的快感而流出口

水來。小小此時發現,她已經被經理幹了,而且經理還把她綁在八爪椅上,全身

光溜溜、兩腳張得開開的,只剩下內褲還掛在膝蓋上。



  小小後來說,這是因為經理的特殊性癖好,他喜歡在幹女人時,看到女人腿

上的內褲因被自已的抽插動作弄得甩來甩去;而且他喜歡在內射完後用內褲去擦

他的屌,然後再帶走那條內褲作留念。因為這樣,小小說後來一段時間她都得常

去買新內褲。



  在還沒來得及回神的當下,小小又被經理的一輪狂抽猛送幹至高潮連連,而

經理此時卻放慢速度,伸手到地上拿起相機,小小這才回過神來,原來剛才的強

光是相機的閃光燈發出來,立即驚覺不對,但無奈的是自已笨,已經上了賊船,

現在落得全身被脫光光綁在八爪椅上,既給人幹又拍了下來,可無論怎麼不願意

被拍,自已的身體還是回應了經理的狂幹而高潮連連。



  一整晚下來,她的小穴被幹得又紅又腫,經理還拍了屄裡內射及精液外流的

連環照,可是總共被幹了幾次,小小自己也記不清楚了。



  在那次之後,我前女友就像是經理的炮友一樣,每次出差到外頭,不管時間

多短,只要他想要,小小都得陪他來一炮。



  後來我追問她:「那妳和我在一起後還有嗎?」我記得剛交往時她還在那公

司工作,離職後,經理不是也常三不五時的來找她嗎?她也坦承我們在一起後,

這種關係還是持續了一段時間,因為經理拿裸照來威脅她。



  更誇張的是有一次他半夜想要,就直接殺到我們住的樓下來,叫她下去,那

次她跟我說去買個東西,其實是去赴約。小小說,她一上了車,經理直接就在車

上幹起她來,幹完後還上來樓上洗個澡才回去,根本是欺人太甚。



  後來這段關係因為經理掏空公款跑路而中止,也結束了小小這段性奴般的日

子。





(2)分手炮[上]



  小小在出社會前是在南部某科技大學唸書,由於小小所唸的是工程相關的科

系,所以男女比例大約在五比一,再加上小小她嬌小可愛的外型和甜美的聲音,

在系上總是會引來不少的追求者。



  而小小在唸書時也交往過不少男生,其中比較為人所知的是她的同班同學,

阿仔。在兩人交往期間,由於二人外在的條件都還不錯,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對,

但也因此一直不斷地都有其它的桃花存在,但由於是班對的關係吧,所以兩人就

算是知道對方偷吃,就還是在抓包、吵架、復合、吵吵鬧鬧、分分合合中過了四

年。期間雙方也都還是各自有再交,也各自再分手復合的,到底分過幾次、復合

幾次,小小也算不清楚了。



  而在眾多的追求者中,小小和我說其中有一個就是阿仔的麻吉,阿吉。小小

和阿仔都是北部人,而阿吉是家就住在學校附近的田橋仔,阿吉的父母當時因為

高興小孩考上了大學,還特別買了一棟透天厝給阿吉和他妹妹兩個人住。



  進了學校後,由於和阿仔變成死黨,阿吉就找了阿仔住了過去;而當時身為

阿仔女友的小小,當然也因此跟著住進透天厝內,過著四個人的同居生活。



  一開始一同生活時,小小還不太習慣,因為雖然阿吉也是自已同學,但她因

為是阿仔女友的身份,和別人一同住還是有此生澀的,但由於阿吉為人豪爽,也

不計較。而阿吉的妹妹小如雖然也還蠻好相處,但平常也遇不太到,因為當時她

還在唸高中而已,而且是夜間部的,自已平常早睡,所以見面的機會很少。



  就在朝夕的相處中,小小發現阿吉也許是日久生情吧,對她越來越多關心和

照顧,比起老在外偷吃的男友,真是讓她感動不已。但由於比起阿仔,阿吉在同

學口中的評價是比阿仔還來得差。



  阿吉家中有錢,剛上大學出入就能以跑車代步,而奇怪的是,以阿吉這樣的

條件卻從沒見他說過有女友或什麼的,只是女生那都會有傳言說阿吉是那種幹完

就閃的快閃族,不會花心思在女人身上,他會對女生好,都是為了肉體而已。



  但這些傳聞聽在小小耳中,和看到阿吉對自已的照顧,差異大得讓她無法相

信,她們說的會是在她眼中看到的同一個人嗎?還是真的是只是為了什麼目的才

對她好呢?而且自已是阿吉他麻吉的女友耶!於是乎她覺得自已只是自作多情而

已。就在這種曖昧不明的情境中,於快畢業前的那個學期,事情有了變化。



  詳情不多說了,反正又是阿仔偷吃被抓包,這次讓小小難過到不行。就在她

還不知道怎麼再去處理她和阿仔關係的同時,阿吉就介入了她和阿仔之間,成了

第三者。而這一段期間並沒有維持很久,就因為畢業了,小小得回到北部及接下

來他和阿仔兩個人都要去當兵。



  小小最後還是選擇留在阿仔身邊,不再和阿吉在一起,而她和阿吉在一起的

事,阿仔從頭到尾也都不知情。阿吉也快畢業後當兵前都沒再騷擾她和阿仔,直

到阿仔和阿吉同時接到兵單,也同時到成功嶺受訓中心時,才發生了一些事。



  男人沒當過兵真的沒辦法體會,有人關心、有人愛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在

部隊中被狗官罵、被操被幹的,和在當死老百姓時的生活真是天差地遠。



  在剛去的那段期間,可能阿吉平常過慣了大少爺的生活,一下子被操,想找

人訴苦,於是在那段期間內,小小每天都接到兩個人的來電訴說自已在中心多無

聊、有多想她等等的,兩個人都在會客時叫小小一定要過去,他們都期待著會客

時能見到她什麼的。



  而時間過得很快,兩個星期一次的會客到了,小小帶了不少好吃好喝的東西

會客去。在把兩個人接出來後,三個人帶著東西就到陰涼處去吃東西去,當然此

時小小的身份是阿仔的女友,她一定得細心地幫阿仔擦汗、餵他吃東西等等。



  只是阿仔和阿吉兩個人關在兵營裡久了,小小因為今天天氣熱,只穿了小可

愛和超短熱褲就來了,露出她深深的乳溝和潔白的大腿,讓兩個男人看得口水直

流。在吃完、聊完一陣後,阿仔實在受不住,首先發難了,他小聲的和阿吉說想

和小小到隱密點的地方和她「聊」一些「私事」,想請他幫忙把風一下。小小後

來回想,那個阿仔真的精蟲灌腦了,豬也知道他現在想幹嘛,還真的敢叫人幫他

把風想來一下。



  阿吉被這樣一講也嚇到,但同為男人,他知道,快爆炸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可是,自已也想找機會和小小來一下啊!幹!現在沒找到機會,還得幫你把風,

但……阿吉還是答應了幫這個忙,於是阿仔就在小小還不知怎麼回事的情況下,

拉著小小進了一間人比較少的廁所去。



  小小被阿仔的舉動嚇了一跳,一進去阿仔就很快地脫下他的軍褲,露出他那

支八一炮出來,小小就罵他:「你瘋了是嗎?阿吉在外面耶!你在幹嘛啦!」阿

仔這時已精蟲衝腦,七手八腳的要脫小小的衣服,他和小小說,他和阿吉已喬好

了,他的麻吉要幫他把風,讓他能自已好好不受打擾的「聊一下天」。



  可是在小小心裡覺得,男友當兵幸苦,讓他發洩一下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現在要讓和自已有段情的男人在外面把風,使自已能和男友在裡面痛痛快快地

幹一場,讓她實在不知道怎麼辦。



  就在還不知如何是好時,小小已被脫得光光,腿張成M字讓阿仔舔小穴,突

如其來的剌激讓小小叫了出來,小小這時急忙摀住自已的嘴,讓阿仔舔個夠。



  她這時看到阿仔可能是怕有人發現,只把褲子脫下,一邊舔妹妹,一邊套弄

著自已的弟弟,小小低下頭看著這個正在舔自已妹妹的男人,穿著軍服,理了平

頭,一點也不像之前帥氣有型的男友,反倒讓她覺得自已正被個不認識的軍人拉

到廁所裡狂幹似的。



  小小說,阿仔平時前戲最少都會做到她高潮了兩次後才會插入的,可這一次

她還沒到半次,才剛濕而已,阿仔就插了進去,而且一進去後就開始猛烈地抽插

進來,還用力到發出陣陣的肉擊聲。小小一直要阿仔小聲點、慢點,一方面怕被

發現,一方面又怕被阿吉聽到,但當她想到阿吉就在外頭,而自已正在裡面被幹

時,反倒帶給小小一波又一波興奮的快感。



  就在小小享受著這詭異的快感時,她頭一擡就看到阿吉,讓她嚇得趕快把阿

仔的位置喬成坐在馬桶上背對阿吉,自已在上位抽動的姿勢。小小緊張地摟抱著

阿仔,一邊揮手示意阿吉快離開,一邊還得擺動自已的下體,可是這樣的姿勢不

能動得很快。



  沒多久,阿仔忍不住了,就自已用力抱住小小的腰,像在用自慰套似的快速

猛力地套弄了起來。被看著的害羞及下體帶來的快感,讓小小很快有了第一次高

潮,而她也不知道後來阿吉到底看了多久,因為之後在阿仔換成背後位又幹了一

會後,阿仔才在小小體內盡情地發洩出來,而那量真的多到阿仔的弟弟還插著,

妹妹就擠出精液來。阿仔發洩完後還由背後抓著小小的奶子,等弟弟慢慢軟掉退

出妹妹後良久,兩個人才吻了一下走出去。



  出去後,發現阿吉並沒有在廁所外把風,而是已經回到剛剛吃飯的位置去休

息了。阿吉說,剛剛把風沒多久就想到自已得值哨了,於是先去值哨,而值完哨

沒多久他們就回來了。而此時阿仔也想到自已得值哨了,就留下阿吉和小小兩個

人去值哨了。



  此刻小小真的覺得好尷尬,氣氛一整個很奇怪,剛剛自已才光溜溜的在阿吉

面前被幹完而已,現在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其實原先我還以為,接下來應該是換阿吉把小小拉去廁所了吧,但並不是如

此,這其實是因為阿吉的關係。因為在阿吉和小小兩個人短暫的交往當中,他們

雖然住在一個屋簷下,但由於小小是阿仔的女友,又由於一些其它的因素,他們

其實只幹過兩次而已。



  阿吉身材雖然不高,但有支很粗的大老二,小小回憶當時在幫他口交時,因

為嘴小,常常會咬到他呢!但是可能因為長久以來阿吉不缺女人和縱慾的結果,

兩次都是幹到一半弟弟就軟掉了,也就是其實阿吉有點不舉的前兆。軟掉之後不

論小小再怎麼幫他,就是硬不起來再做下去。



  雖然我沒問也不好意思問這是不是阿吉被OVER掉的原因,但就我對小小

的瞭解,應該也會是原因之一吧!也就是因為如此,而且小小其實也是下定決心

想好好和阿仔在一起就夠了,所以如果當時就算阿吉想和小小來一下,小小也不

會同意的。



  就在小小還在想怎麼化解這個尷尬的局面時,她發現阿吉正盯著自已的妹妹

看,原來是剛剛阿仔灌在妹妹內的精液真的太多了,流了出來在小熱褲的私密處

留下一小灘水漬,小小嚇得快轉過身去把妹妹遮住。



  此時阿吉先開口了,詳細的內容小小也忘記了,但大概就是打哀兵牌。阿吉

坦承自已以前那荒謬的過往,以至於現在遇到自已真正愛的人時,也無法讓她幸

福、滿意等等。雖然講得很婉轉,但指的就是那檔事,然後現在還得看著自已喜

歡的人和別人幸福的樣子,讓他很難過等等。



  小小這時也因為阿吉說出那些而動搖了,開始說些話去安慰他,要他別難過

等等。在平常小小是很有戒心的,但因為浪子回頭這招真的太有用了,讓小小的

戒心又再一次解除,開始放開心胸聊起來了。



  聊著聊著兩個人又好像回到之前交往的時光,只是阿吉一直FOCUS在他

的身體上,一直自怨自哀地說自已生病了之類的話,而小小也很好心的要他別放

心上,勸他去給醫生檢查,阿吉也同意了她的話。



  但阿吉這時就向小小請求了一件事,就是他在去給醫生檢查前,想再和小小

來一次,如果真的不行,再去給醫生看。小小這時覺得很奇怪,都分手了,還要

這樣嗎?可是,她真的不忍心,也擔心阿吉,但今天的時間已經快沒了,於是乎

阿吉和她相約在下次的點放那一天見面。



---------------------------------------------------------------------------





  因為上次懇親時答應了阿吉,這兩天小小在電話中和阿仔講電話時明顯地很

心不在焉,因為她實在不知道如何跟阿仔講點放那天有別的事,不能和他過,任

憑阿仔說自已在軍中被操得多累多慘。



  而另一方面,阿吉也一再地和小小明示,暗示那天兩個人要一起過的事,讓

小小實在很煩又很亂,一方面覺得這樣做實在對不起男友,但另一方面又覺得既

擔心又愧對阿吉,因而無法拒絕他的請求。但是,阿仔一放假出來,一定會想要

她陪的啊!這下要怎麼安排兩個人嘛?好煩啊!



  後來小小還是想了一個辦法,她和阿仔說:「那天上午公司有事,我只能陪

你下午而已哦!」另一方面,她又和阿吉說:「那天下午公司有事,只能陪你上

午而已哦!」



  雖然那兩位都很不願意,但在小小好說歹說之下,也不得不答應了。所以那

天的行程大概就是早上陪阿吉、下午陪阿仔,而阿仔上午自已去放風箏囉!但阿

吉在下午卻是找了他妹來陪他說。雖然阿仔早上有想找阿吉陪他,但阿吉當然也

說:「沒辦法奉陪囉!我有其它事(要去幹你馬子)耶!」



  好不容易才把行程都安排好了,到了點放的前一晚上,小小還沙盤推演了一

下,以及算了一下時間,確定都沒問題後,還特別帶了兩套內衣和一盒全新的保

險套去應付這兩隻禽獸。



  在準備好所有的東西後,隔天一早,小小就按照行程和阿吉在約好的地方會

面,見到後,小小原本想說時間還早,要和阿吉去吃個早餐,吃完再看要上哪去

的,想不到阿吉早就忍不到那時,拉著小小召了計程車,就往最近的Motel

衝去。雖然這一切行為大概也都在小小的安排內,但阿吉也實在太急了吧?



  由於阿吉沒待過台中,一上車後也不知道要去哪家Motel,只聽說七期

那有不少新的Motel,就先交待司機往七期那邊開再看看。從火車站到七期

還有一段路程要開,一路上司機大哥就和阿吉聊了起來。



  司機大哥自稱柯董,要我們叫他柯大哥。而由於阿吉頂了顆大光頭,柯大哥

一看就知道他是個剛入伍的菜鳥仔兵,然後又由於他一放假就帶了女人直接衝往

Motel,一路上就一直虧他,說他好命,放假有馬子能抱,哪像他當了二十

幾年的兵,幹到退伍後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只能逛逛窯子、幹幹野雞而已。



  一路上柯大哥就自已說了一大堆,而阿吉後來也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腔,因為

阿吉對窗外七期的景色比較有興趣,而小小一路上則是一直感覺到柯董透過後照

鏡傳來的不懷好意的目光。



  後來總算到了七期,由柯董介紹帶著他們到了一家全新裝潢的Motel。

付過車錢後,阿吉急著拉住小小就往裡面衝。進到房間後,好在阿吉不像阿仔那

麼誇張,還記得要先洗個澡,小小也總算能趁這時喝口水、吃點東西,補充一下

體力,畢竟起了個大清早跑下來赴約就很累人了,等等還有另一個革命軍人得應

付,很累人的。



  就在小小剛吃了一口包子、喝了一口豆漿後,阿吉就已經洗好,全身光溜溜

的衝了出來。



  阿吉這時從後面抱住小小:「寶貝~~有沒有想我啊?」



  小小:「嗯……你怎麼洗這麼快嘛?人家還沒吃早餐耶!」



  阿吉:「啊唷!妳怎麼不早餐吃完再出門嘛?時間已經不多了,等等妳下午

又有事。」



  小小想了想,也是喔!而且等等是要去……所以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便說:

「好嘛!寶貝乖乖嘛~~別生氣,秀秀哦!乖唷!」



  阿吉:「隨便啦,看妳愛幹嘛就幹嘛啦!」



  小小:「那人家可以繼續把早餐吃完嗎?」



  阿吉:「隨妳的便啦!煩!」



  小小:「那我要開動囉~~」



  接著小小把上衣一脫,接著蹲了下來,把阿吉晾坐在床尾的兩腳打開,然後

開始手口並用地套弄起他的小弟弟來。



  阿吉:「啊……哦……妳不是要吃早餐麼?哦……那妳現在在幹嘛?」



  小小:「吃早餐啊~~我在吃我的大亨堡呢!怎麼了,不給我吃啊?」



  由於小小不喜歡弟弟的味道,所以從以前到現在都很少口交,每次都得盧很

久,久久才能吹一下的。哪像現在,服務得這麼週到,還把上衣脫了,只留下奶

罩,讓奶子隨著口交的擺動而搖晃,讓阿吉坐著爽,還能看個爽。



  阿吉:「給!當然給啊!妳愛怎麼吃就怎麼吃……幹!好爽!」邊說就邊把

雙手伸下去把玩那對大奶子。



  小小:「嗯~~會痛,你輕一點嘛!」阿吉被小小吹得太爽,一時不小心用

力地按了她的奶頭一下。



  阿吉:「啊,Sorry~~不過,真的太爽了!一不小心就使太大的勁。

怎麼,真的這麼好吃哦?看妳吹得這麼起勁。」



  小小:「嗯……你說呢?」說完又開始手口並用地套弄起來。



  小小雖然不喜歡口交,但今天是特殊情況,要應付兩個人,雖然阿吉之前那

個樣子(陽痿),但誰知道他今天會不會突然間復活過來?預防萬一,怕妹妹會

受不了,無論如何一定要先吹出來一次再說。



  就在這些想法湧現的同時,阿吉無預警地在小小的口裡噴發了出來,小小嚇

了一跳,忙吐出阿吉的弟弟,反而被噴了滿臉的精。



  小小:「嗚……你壞……弄得人家滿臉都是,噁心死了啦!」



  阿吉:「哦……對不起嘛!真的太舒服了,精關一時沒守好就射出來了。」



  小小:「還敢講,這麼某凍頭,還敢約本姑娘出來開房間,想死嗎?」



  阿吉:「啊唷!是積太多了。不過現在感覺好多了,再繼續吧!」



  小小:「你還行嗎?你不休息一下哦?不怕等一下又軟掉嗎?」



  阿吉:「嘿嘿,妳看……」阿吉指著剛剛出來過的弟弟,現在看起來好像根

本沒軟過似的,還一根硬直地站在小小面前。



  阿吉:「等著吧!今天我不會再讓妳失望囉!」說完就把小小扒光,匆匆抱

上床去。



  過程中小小覺得今天的阿吉不同了,不論是硬度和技巧都讓她興奮連連、高

潮不斷,原先小小還擔心他今天要是再不舉或陽痿,這樣要怎麼辦才好?因此同

意阿吉不用戴套套。



  在小小不斷地高潮、呻吟下,阿吉彷彿受到更大的鼓勵,不斷加大抽插的力

道和幅度,還把小小轉成背後位,自已站在床下,從後面把小小幹得趴進床裡,

「啪!啪!啪!」的肉擊聲在房間裡迴響著。



  「啊啊……哦……你今天……怎麼這麼猛啊?」小小有點受不了的問他。



  阿吉:「不知道耶!之前可能是玩得太兇才會那樣吧!」



  小小:「那太好了,那你應該是沒事了吧?」



  阿吉:「不曉得耶!有出來再說啦!」



  小小:「哦……那……你快點,我快受不了……啊啊啊……」



  阿吉:「嗯……好,我也快出來了……我們一起去吧!」



  小小:「啊啊……好……好……外面哦……在外面哦……」



  阿吉:「什麼啊?什麼外面啊?上次我都看到了,他不是也射在裡面嗎?」



  小小:「不是啦……啊……上次,是因為……啊啊啊……」阿吉這時更用力

地衝剌著。



  阿吉:「因為什麼?因為很爽對吧?那我今天就讓妳爽個夠!」



  小小:「不……啊……不是……不要啊……」



  ……



  原先小小以為阿吉這次和自已確定一下他是否生病之後就會離去的,想不到

「確定一下」就幹了四次才結束。總共吹了一次、床上幹了兩炮,在時間到前阿

吉又加了一個小時,可能是想說以後幹不到了,拼了命也要再來一次……



  等結束後都一點多了,小小這時才警覺遲到了,於是匆忙離開阿吉趕著要去

找阿仔。而在路上想先給阿仔個電話時,才發現手機掉了,但現在已沒時間去

找手機,得快快前去和阿仔碰面才行。